穆罕默德先知的伟大


穆罕默德先知的伟大
 
 
你知道穆斯林为什么喜爱穆罕默德吗?为什么相信他是人类的领袖?
默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一生原本就是一种奇迹。
他的一生因真主选拔他肩负伊斯兰的使命而成其为独特的一生,他的一生是继伟大的《古兰经》之后的第二大奇迹。
 
他是人而不是神,真主命令他承认这一事实并宣告世人,防止人们把他奉为神灵或赋予他神的属性。真主对他说:“你说:我只是像你们一样的凡人,我奉的启示是:你们所应当崇拜的只是一个主宰。”(山洞章:110)
 
他在人体结构中与你们毫无二致,但据调查,人类中却再没有一个像他那样伟大的人。全人类中,真主只创造了一个极品的人,名字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求主赐福他,赐福他的祖父易卜拉欣、穆萨、尔萨等众先知。
 
如果我们用人类历史上成千上万个名字响亮的伟人来衡量穆罕默德,是对他的不公和对历史事实的不公。这些伟人中,有些人虽智慧超群,却感情苍白,语言乏味;有些人虽善于演说,想象丰富,却思想平庸;有些人虽具有卓越的管理和领导才能,可其行为和道德却腐败堕落,令人不齿。
 
穆罕默德是唯一一个各方面都伟大的人,其他伟人都有极力想要掩饰的隐私,担心被别人发现。这些隐私要么是欲望方面的,要么是家庭方面的,要么体现了其弱点和怪癖。穆罕默德是唯一一个向所有人公开了全部生活的人。他的生活像是一本完全敞开的书,没有一页是被折起或一行被有意涂抹过的,全部展现给了读者。
 
他是唯一一个允许他的追随者传播他的一切情况的人,他们传述了他们所看到他-作为一个常人开心或不开心时(如生气、激动等)的情况。他的妻子们传述了他和她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圣妻阿伊莎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被允许公开他居家及与妻子们生活的状况,因为他的一切行为都是教门的体现和伊斯兰律法,倘若不是读者中有青年和妇女,我一定会给你们讲述其中一些内容。圣训集、先知生平传记和法学等书籍中随处可以读到这些内容。
 
他的弟子们传述了他的一切事情,甚至传述了常人所必须的事。于是,我们知道了他如何饮食,如何更衣,如何睡觉,如何如厕,如何清洁大、小便等。
 
请你们告诉我,还有哪个伟人敢冒此风险,对人们说:“给你们我全部的言行,你们尽可了解吧,把它讲述给朋友和敌人,让他们从中找出缺点吧!”
 
请你们告诉我,还有哪个伟人的生平被如此详尽的记载了下来,经过1400年之后像我们了解我们的先知的生平这样,一切事件和隐私都一目了然。
 
伟大要么是依靠天赋、品德、人格,要么是所作出的伟大业绩,要么是在本民族或世界历史上留下了影响。每个伟人都能从这一标尺中找到其伟大之处,但是穆罕默德的伟大是可以用以上所有标尺来衡量的,因为他具备了所有伟大的资本,他是一个道德伟大、业绩伟大、影响伟大的人。
 
伟人们要么只是本民族的伟人,通过损害别的民族为自己的民族谋取福利,譬如一些战争英雄和军事将领们。要么其伟大是世界性的,但是仅仅局限于某个方面,譬如揭示真主制定的大自然的某种隐性规律,只有通过观察与思考才能获知它;或者研发某种疾病的药物;或者提出某种哲学理论;或者创作一部文学作品和一部脍炙人口的诗歌集。
 
然而,默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伟大是世界性的,是全方位的。
 
穆罕默德先知对自己的宣传坚信不疑。我们知道很多古今中外的宣教者嘴上说的和行为上表现的并不一致,当众宣传的一套,背地里做的另一套。他们贪婪、恐惧、恼怒、饥饿以及有需求的时候,他们内心的欲望就战胜了他们,因此,他们忘记了自己宣传的一切。
 
我不谈别人,只拿自己举个例子,当我进行讲座或书写文章来号召真理、行善、正道的时候,试图提升自己,可是未久,我的人性的弱点和内心的欲望便战胜了我,使我跌落地面。大家从一些演讲家和劝善家身上能够看到这一点,他们毫不在乎自己所说的,他们的劝诫对自己没有产生多少影响。
 
先知穆罕默德没有去到大学讲过一堂伊斯兰律法的讲座,没有在学校里给学生们上几个小时的课程,没有专门坐在学习圈里劝诫大家;他是在家中、在清真寺里、在路上随时随地传达真主的启示,随时随地命人行善,止人作恶;更为重要的是他言行一致,表里如一。他的品德就是《古兰经》。你们应该早就听过这句话,但你们没有用心思考它的含义。诸位,它的含义就是:他的一切言行和品质都是被讽诵的经文,被举办的讲座,被成立的学习圈和座谈会;因为他所说的一切都是《古兰经》命令他的。
 
他半夜起身礼夜间拜,甚至两脚都站肿了,还持续向真主求饶恕。家人劝他说:“真主已经饶恕你前前后后的过错,你何至于如此辛苦呢?”他回答说:“难道我不该成为一个感谢的仆人吗?”他的一切工作都是在礼拜,因为一切趋善避恶、为大众利益所付出的努力,只要目的是为了博取真主的喜悦,对于当事人来说就有着礼拜的回赐。我仅举一个他是如何坚信和实践自己信仰的例子,我想强于一切表达。我先用另外一个事例做个铺垫:
 
如果有个门第显赫的女子被指控偷盗,你们认为她会像偷盗的吉卜赛女人那样被监禁起来吗?或者会用处置偷盗的吉卜赛女人那样处置她妈?还是会有上百双手干涉她的案件,从有罪到无罪释放,或从轻判决和发落?
 
先知时代就发生过类似事件:古莱什部落一个显赫的家族——麦赫祖姆家族,它是继哈希姆和伍迈叶家族之后的第三大家族,即军事统帅哈利德的家族,这个家族中的一个女子偷了东西,证据确凿,罪行昭然,人们纷纷为她说情,他们认为使者定然会宽恕她,因为他们知道使者平时是一个喜爱宽恕的人。不想这次使者发怒了,告诉他们说前人之所以灭亡的原因就是因为当贵族犯了罪的时候,他们不追究,当贫民犯了罪的时候,他们就惩处。使者斩钉截铁地对人们讲了一句在伊斯兰生活中产生了极大影响的话,这句话明确了真主的法度中不容说情和宽恕,他说:“指主发誓,假如穆罕默德的女儿法蒂玛偷了东西,我也一定会剁掉她的手!”
 
这对使者而言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因为他是以宣教而生,为宣教而活,他的一切言行只遵循真主的启示,所有亲情的、友情的、利益的关系,一旦成为了宣教路上的绊脚石,都将被无情地斩断。
 
 
 
先知不像有些人为了吃穿而活着,为了满足欲望而活着,也不像修士那样自我禁欲或故意使自己饥饿,也不是总穿一件褴褛的衣衫或修士的羊毛坎肩。如果有食物,他就吃;倘若不喜欢(指合法的饮食),他虽不吃,也不会挑剔和指责。
 
从没有听说过使者谴责某种食物。没有食物时,他忍耐;实在饥饿的不行时,他就绑一块石头在腹部,以此抵挡饥饿。有衣服他就穿,从不挑剔,从不要求某种特定的款式,特定的品牌,特定的颜色。
 
他曾在帽子上缠过头巾,或只戴帽子不缠头巾,或只缠头巾不戴帽子。他穿过长袍、裹裙、上衣、斗篷、外袍——不是这种宽大的宽袖袍,而是窄袖袍。他的头巾也不似这种头巾,而是希贾兹人熟知的那种头巾:一块布缠在头上,如果不需要就搭在肩上,或用于预购物品,或用于捆绑战争中的战俘。他有时还会给头巾结一个穗缨。头巾是炎热的希贾兹地区的必需品,可用来遮阳,保护头部。故有人说:“头巾是阿拉伯人的皇冠。”他并不刻意要求头巾的颜色。解放麦加那天,他戴的头巾是黑色的。
 
伊斯兰从未禁止某种服饰,除非是暴露羞体的服饰,或男人穿的丝绸制的服饰,或非伊斯兰的宗教服饰——例如和尚的袈裟,因为穿类似这种服饰被认为属于他们中的一员,或男扮女装和女扮男装;或具有奢侈浪费性质的服饰。除此之外,一切服饰在伊斯兰中皆是允许的。
 
使者从未禁止真主赐予人们的佳美服饰和给养,也没有拒绝或排斥。他从未刻意去追求这些东西,让这些东西成为他今世最大的追求和目的。
 
使者从不贪恋财富与地位,你们知道,古莱什族当年为了让他放弃宣教,许诺给他一切他想要的财富,给他一切他想要的权力和地位,他们机关算尽,用尽了一切迷惑人心的伎俩和手段,但是使者不无同情地断然拒绝了他们的各种提议。
 
使者从未迷恋肉体的欲望,他的多妻令很多东方学家百思不得其解。他们用病态的低俗的思维来研究使者,他们用衡量其他伟人的标尺来衡量使者;结果发现使者原来娶了九位妻子,于是他们下结论说:“穆罕默德是个纵欲主义者。”他们用他们看待那些熟悉的战争狂人或大文豪的眼光来看待使者。
 
他们就是以这种思维模式来研究穆罕默德的,因此,他们把穆罕默德说成是一个纵欲主义者,原因是他们不懂生理学,不懂穆罕默德的历史,没有公正客观的态度。
 
两性欲望最强烈的阶段是在青春期和二十五岁之间的年龄,这是个危险的阶段,每个有正常理智的男女都应当警惕这个年龄阶段,警惕导致罪恶的裸露、男女混杂、阅读和观看非法事物,哪怕是以学习上课为名的男女混杂。但是,这个年龄的默罕默德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何曾有过以上浮浪的举动?当时的他生活在一个自由地区,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人。倘若他想纵欲,没有人会阻止他,而他的同龄人当时都沉溺于欲望的享乐,没有什么宗教或法律限制他们。
 
 
 
 
穆罕默德的生平对于敌友都是公开的,呈现给了每一位批评家面前。你们能发现他在这个年龄阶段是个浮浪之人吗?是个穷奢极欲的人吗?是个贪图享乐的人吗?
 
他平生仅有一次想要接触同龄人的娱乐,但是真主保护了他,让他睡着了。倘若他实现了这一念头,他的那些不遗余力地多神教徒的对手们会对此保持沉默吗?
 
二十五岁时,穆罕默德结婚了。他娶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呢?还是娶了一个年满四十,甚至可以作为他母亲的寡妇呢?他的其他妻子,大部分都是寡妇,真主允许他娶四个以上的妻子,但是与此同时,禁止他享受一般男子都拥有的休妻权。
 
性欲强不是缺点,这是男人的标志。如果没有性欲,何以为男子汉呢?但缺陷是男人如果仅为性而生,天天想着性,以及通过非法渠道满足自己的性欲。
 
使者聘娶泽奈布的事情已经被他的对手们反复炒作,不值得我们再去反驳,因为那是他们故意歪曲事实,混淆视听。
 
泽奈布是个美丽的姑娘,使者的近亲,倘若他想与泽奈布结婚,则是泽奈布本人以及她的家人们最为希望的事情。真主使泽奈布成为了伊斯兰社会改革的关键性人物,她处于考验的位置,另一个受考验的就是使者本人。
 
伊斯兰想要通过泽奈布和宰易德的结合废除蒙昧观念和阶级意识。泽奈布出身于高贵的部族,宰易德只是一名被收为义子的俘虏。他俩的结合在社会看来是门不当,户不对的,与此同时,泽奈布和她的家人对于这门婚事也并不情愿。因此,她的婚后生活频繁出现摩擦,二人都想着离婚了事,但使者劝阻宰易德离婚,使者对他说:“你挽留你的妻子吧,你要敬畏真主。”可是杯子满了就会溢出。他俩的婚姻实在维持不下去了,宰易德与泽奈布最终还是离婚了。
 
接着,第二次考验来临了,这次相比前次更为艰难。使者承担起了娶泽奈布为妻的重任,目的是废除义子制,为了让世人明白义父可以聘娶义子之妻。这件事把使者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因为公众认为他娶了自己的儿媳妇。这是使者经历的最为艰难的时刻,但是他为了取悦真主,依然默默地承受了。
 
事实并不像东方学家们所认为和臆测的那样,他们写的内容充满不实之词,不值得反驳。我之所以谈这个话题,只是给不明真相的读者一个真实的交代。
 
强大的身体能够战胜物质,强大的心理能够战胜敌手。然而,还有一个更强大的东西,能够战胜比这二者更强大的一切,那就是美德。美德能够战胜自我、私欲、贪婪和嗜好。
 
穆斯林应该是这样的一种人,使者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过,例如他说:“真的猛士不是摔跤能手,而是发怒时能够克制自己的人。”
 
这是你们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的事实。如果摔倒对手的强大算作一个强大,那么发怒时能够战胜自我、浇灭怒火,同时言语和行为还能表现出平静的强大,则要算作一百个强大了。这比第一种强大难于百倍。你可以进行一个试验:当你面对一个正在发怒的人,怒火已经蒙蔽他的双眼,使他看不到眼前的一切。这时,你试着提醒他美德、温和和宽恕,你试试看每一万人中能有一个人听从你的提醒吗?
 
想象一下,倘若有个人杀了你最亲最爱的人,之后响应你的宣传(假设你是一名宣教员)。你能忘记自己为亲人留过的泪水吗?你能释怀内心里的伤痛吗?你能坦然地原谅他吗?然而,使者原谅了杀害他叔叔汉姆泽的凶手瓦哈什,当瓦哈什宣布归信伊斯兰的时候。尽管如此,人的天性依然战胜了使者,当然是在不违背伊斯兰和不伤害此人的情况下,使者对瓦哈什说道:“请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吧!”使者说此话时,他低着头,目光并没有看瓦哈什。
 
杏德——艾布·苏福杨的妻子。她对使者穆罕默德的仇恨已经达到了让她做出了一个任何女人,任何人,乃至虎狼都不会做的行为。她剖开了使者叔叔汉姆泽的肚子,挖出了他的心,而且吃掉了。就是如此反对使者的一个女人,使者宽恕了她,接受了她的归信。
 
塔伊夫人,你们已经听过他们如何对待使者的事情,当他们归信伊斯兰的时候,使者依然宽恕了他们。
 
就这个话题,我们给你们再讲一个更精彩动听的例子:曾经极度迫害使者和他的子弟们,让使者的身心和信仰都饱受摧残的麦加人,他们诽谤他,重伤他,甚至长达数年的封锁他,把他围困在山谷中,把荆棘放在他途径的路上,把骆驼的胎盘压在他叩头的头上,极尽所能地嘲笑他。如此并不是一朝一夕,一年两年,而是整整持续了十三年呐。此后,他们公然向使者宣战,屠杀他的亲友。最终使者战胜了他们,他们环绕着天房卑微地站在天房前,此时的他们已毫无抵抗之力。复仇的时刻终于来临,不,不应该说“复仇”一词,“复仇”一词不适合这里,应该说“合法惩罚的时刻”,这是对长期反对和伤害讨回公道的时刻。然而,使者问他们道:“你们认为我会怎么对待你们呢?”
 
他们记起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们知道自己应得的报应。与此同时,他们还记得穆罕默德的各种美德,他们说道:“你是尊贵的兄弟,你是尊贵的兄弟之子!”说完,他们默默地等待最后的判决。其实,假设使者当时处死他们所有人,历史学家们也不可能从他的朋友或敌人之口得到任何对他的谴责之词。可是,诸位,穆罕默德没有这样做,完全出乎了人们的意料,令人惊叹的震古烁今,他说道:“你们走吧,你们已经自由了!”
 
我很遗憾粗略地提到这件事情,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介绍,我希望今后对此能有一个专门的详尽的介绍,以便彰显真理。这种格局这种气概非有一万个猛士的力量不可获得。
 
 
 
  
我不理解为什么后代的一些先知传记的作家们都热衷于提到大量奇迹,甚至添加很多失实的奇迹,他们想要什么?使者生平的每一个片段,每一个人格表现,都是一种最大的奇迹。
 
什么是奇迹呢?不就是人们无法做到类似的事情吗?
 
他的诚实与信用就是一种奇迹,我不会给你们讲太多的事例,时间紧迫,我只讲一个事例,我阅读了它几百次之多,此前每次阅读中都认为它是一件平常的事情,结果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它是一个奇迹,先知的生平中有很多类似的奇迹。大家知道,先知当年迁移到麦地那,留下阿里替他偿还古莱什族寄存在他那里的物品,你们是否思考过这些寄存物的故事呢?
 
这些寄存物是要还给古莱什人,而不是穆斯林,因为当时的麦加已经没有穆斯林了,使者是最后一个离开麦加的穆斯林。他的留下来,就像是一艘危船的船长最后留下来那样,要等所有的乘客都安全地转移到救生艇上,方才离开船只。这里,我只是提示性的提到这一点。
 
寄存物的故事是因为古莱什人除了穆罕默德,居然找不到更放心的人来寄存他们的财物。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两个不同的阵营,双方斗争不断,言论之争,行动之争,原则之争,信仰之争。然而对方阵营的人们却愿意把自己的财物寄存在敌对阵营的穆罕默德那里。
 
你们听过类似的事情吗?这些人怎么会把自己的财物寄存到一个敌对者那里,如果他的品德和信用不是奇迹,这种事情简直就难以置信。
 
穆罕默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白德尔战役那天,使者战前整饬队伍。他手中拿着一根木棍,发现赛瓦德偏离了队列,便用木棍轻捣了一下赛瓦德的肚皮道:“赛瓦德,站齐!”赛瓦德说:“真主的使者,你弄疼我了,真主可是以真理和公正派遣了你的!”你们想象一下这个场景,一个士兵竟敢对军队的统帅说出这种话来,你们觉得统帅会怎么做呢?教训他?惩罚他?或是以宽宏的胸怀包容他?原谅他?或谦卑地说:“对不起,我向你道歉!”
 
使者做出了一个任何人都做不到、也想不到的举动,他掀起自己的衣服,露出肚皮,把棍子交给赛瓦德,说道:“你抵偿吧!”意即我怎样弄疼你,你就怎样弄疼我吧。他让自己抵偿别人,然而他是人类的领袖呵!
 
这就是穆罕默德之为人!
 
他的整个生平都是奇迹,整个世界的伟人没有一个留下像他这样的生平。他的各个方面都体现出了荣耀与伟大——身体的强大,精神的强大。胜利不能冲昏他的头脑,使他忘乎所以,失败不能动摇他,激怒他,丧失他的意志。
 
他在战场上坚定不移,乃至同伴们都寻求他的保护。他的勇敢令敌人望而生畏,他谦卑地对待贫穷者,他为孤寡老人而驻足停留。
 
他承认真理,真实地传达真主的启示,甚至传达了批评他犯错的经文。他信守承诺,尊重契约,无论遇到何种困难,无论是对待自己的私事或国家事务。
 
他制定了饮食的礼节,颁布了清洁的原则,他不仅教导弟子们,还和弟子们一起实践,平等生活。他咨询和听取他们的见解意见。哪里有空位他就坐在哪里,即使是最后一排。有时前来探访他的人,认不出他,朝大家问道:“你们谁是穆罕默德?”因为使者无论坐处或服饰,没有与其他人显出特殊和不同,他与大家不分彼此,一视同仁。他与妇女交往时端庄得体,居家时与家人和睦相处,他即便开玩笑也是诚实的,他大气从容,他谦虚温和,拒绝被称为国王。他拒绝弟子们为他起身站立,他帮助家人做家务,他亲自缝补鞋子。
 
他生活清贫而知足,倘若他愿意,他完全可以拥有比科斯鲁和凯撒还要豪华富丽的皇宫殿宇,但是他选择了后世,他的九位妻子的房屋,总长度未超过25米。
 
阿伊莎的房屋只是一间,用土坯和泥土砌成,极狭,不能同时供她自己睡眠和先知礼拜。当先知礼拜叩头时,需拨开阿伊莎的脚,方能腾出地方。使者的食物则如阿伊莎所言:“真主的使者的家里长达一两月不见炊烟。”有人问:“你们吃什么?”她说:“枣子和水。”
 
这就是真主的使者家里的食物。
 
先知的语言和表达简单明了,言简意赅,这些统统都是奇迹。这一切都证明真主选拔他肩负了最崇高的使命,使他成为封印万世的先知,真主至知赋予他的一切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