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是什么?怎样才能加入伊斯兰?


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尊名

伊斯是什么?怎样才能加入伊斯兰?

   任何宗教、任何团体、任何政党都有各自的思想基本原则、信仰纲领、信条法规,用来限制着它的目的走向;驱使着它的行动方针;这些思想基本原则、信仰纲领、信条法规对于各自成员、跟随者来说就像是宪法制度一样。

谁要想加入上述的任何一项,他便会事先观察一下那些基本原则,他如果潜意识地感觉得它真实、合理、诚恳,心悦诚服将它作为人生的目标,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要求加入其团体,成为这个组织的一员,理所当然地履行宪法纲领所要求的一切工作,恪守无违,交付出其组织所规定的必然之费用,毫不吝啬。从此以后他应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明对所坚信的基本原则虔诚敬意,接连不断地思索这些原理法规,不违法乱纪、大逆不道。相反升华自己,以个人的道德行为做一名标兵和招人行善的楷模。

为该组织的成员就是务必学习弄明白其规章制度;信仰其基本原则;无条件地服从其法律;生活里言行举止都要与其符合。这是总则,普通的规律,正好与伊斯兰符合。

 

麦加

 

谁想加入伊斯兰,他首先应接受具有理性的伊斯兰基本原则,应该果断地对其深信不疑,直到成为他的信仰。

伊斯兰的基本原则信仰,一言以蔽之:这个物质世界不是应有尽有的,这个今世的生活也不是人生的终点。

人类并不能使自身无中生有,他周围的无生物也不能使他从无到有,因为人是有理智的,而无生物是没有理智的。那么,是谁创造了他,使他从无到有的呢?是真主——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主宰,只有他才能使人类以及宇宙万物从无到有。他掌管人类的生死,他创造了一切,如果他意欲,顷刻间就会使其化为乌有、或使应有尽有。这个主宰——他绝不似像宇宙间的任何一物!他是固有的、永恒的;前无始的、是永存、永生的;后无终的,无所不能的;是全知的,任何事物都不能隐瞒他;他是绝对公正的主,但,真主这绝对的公正不能以人类正义的标准加以衡量!安拉制定了宇宙的法规法则,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客观规律。他使万物都具有一定的限度,在先天他就制定了它的细则和种类,无论是有生物、无生物、行为和动静,都不会偶然产生,都是由他的意志自由决定的。他赋予人理智,用来操纵许多事情,都去完全屈从于人的运用自如。他恩赐予人任意自由选择的理智,那意愿乃是实现自己所选择的。真主在短暂的今生之后安排了一个永恒的后世,使善者得以善报永居乐园,使恶者必遭恶报永坠火狱。

真主是独一无二的主宰,是唯一应受崇拜的主宰,不需要任何媒介就可接近他,不经他的许可谁都不能在他的跟前替人说情。因为所有的“欧巴德” (善功、功课)无论内在和表面的一切只有虔诚敬意地归于真主。

在他创造的宇宙中,有些是我们直观可以看到的,有些是我们看不到的。这些被造物有些是赋予责任的生物,有些是无生物。赋予责任的生物有专做纯善的——他们是天使;有些赋予责任的生物是无恶不作的——他们就是恶魔;有些介于善恶两者之间,他们中有好的、有坏的、有善的、有恶的。这些便是人类和神类。

真主从人类中选拔了一些人,并命令天使把真主的法律启示给他们,以便他们奉真主的命令向世人传喜讯和警告,这些人就是真主的使者。

安拉所颁布的一切法律,历代先知天启的经典中所载的无所不包。其后者《古兰经》废除了前代一切经典,而取而代之。这些经典的最后一部便是《古兰经》。的确前代的有些经典已经被篡改、失真、遗忘,现存的其真本均已不复存在。只有《古兰经》与世长存,永无变更。

那些使者中的最后一位便是穆罕默德(求主赐他幸福和平安),他出生于阿拉伯半岛的麦加城古莱氏贵族,其父亲阿布杜拉。他是一位封印的先知,他之后再没有先知,直至末日,以他结束了所有派遣使者的事情,凭他的教门终结了所有天启的宗教,他乃是封印的钦圣。


《古兰经》是伊斯兰的宪法,是正信的根源。一个人要坚定不移、完全彻底地相信它是来自于真主的经典,才能堪称为具有正信的人(穆民)。

这种意义的信仰,只有安拉才知道,人仅仅是知其外表。要想成为大众公认的一个穆斯林,必须公开地口诵两段作证词:“我作证:除真主外,绝无真正应受崇拜者;我又作证: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无论是谁,只要他诚心敬意地念了它,那么他就是一位穆斯林,在伊斯兰国家就是一位合法的公民,他可以享受到一个穆斯林应享有的权利。当然,他必须履行伊斯兰所规定的各项义务——各项功修。这些功修简单易行,毫无困难,而且对自身有很大的裨益。


首先是礼拜:

两拜晨礼(1)(时间是在黎明开始直至日出之前),在这两拜里与真主密谈,祈福避祸。礼拜之前务必要洗小净,洗身体的局部,如果没有大净者需要洗全身!参看《清洁与拜功》。在中午太阳偏后 ,礼四拜晌礼(2);在一件物体的影子达到一倍或两倍开始至日落前礼四拜晡礼(3);日落后(从日落后至红霞消失)礼三拜昏礼(4);最后是从红霞消失直至黎明前(侧重的说法:直到半夜),在这段时间内礼四拜宵礼(5)。这就是一昼夜之间的五番主命拜,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能完成这些功修,无论是谁、也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应尽力遵守,直接向真主祈祷,无需任何媒介。


其次,要在每年伊历的“赖麦丹”(九月)封一个月的斋戒,被称为斋月。穆斯林在这一个月内,每天早晨在黎明之前吃饭,然后在白天不允许吃饮,夫妻不允许过性生活,通过这样一个月的修炼,能使自己的灵性得到净化,肠胃得以休息,陶冶了情操,磨炼了意志,锻炼了身体;与此同时,在这个月内还要积极行善,劝善戒恶,以此造就良好的社会风气和优良的道德风尚。斋月的另一大益处就是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互助,激发富人对穷人的恻隐之心和怜悯之情。


第三:交纳天课,有钱人在满足了自身和家庭的生活需求之后,年终要对自己的财产进行一次清理净化,拿出百分之二点五的份额用以周济贫民、孤寡和一些无依无靠的人等等,这对他来说是很微不足道的。尽管这样,对需求者来说确是一种极大的安慰和帮助,它能增强人与人之间团结和友爱,是解决贫富悬殊的最有效的方法和济世良药。


第四:伊斯兰为人类制定了一系列有秩序、有规律的社会活动,有些活动是日常的简单聚会,那就是每天礼五时拜的形式,它和学校上课一样,分几个课室,每天大家在一起礼拜就类似这种情境。礼拜时每个人都深信自己是站在真主的面前,诚心拜主,与主密谈,这种集体礼拜的效果是:互相帮助、互相学习、互相支持。每次集体礼拜最多只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无论是工人、农民、商人、学生都不会有任何影响,如果有人因故未能参加这种集会,他可以在家中自己去做,也不会受到任何责备,只不过他失去了集体礼拜的报酬而已。


有些活动是区域性的,比如每一周的聚礼,聚会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成年的、理智健全男子必须参加这种活动。


有些活动如同在城市里召开的大型会议,每年举行两次,我们把它称为会礼,这种活动并不强制人们去参加,历时不到一个小时。


如同召开人民大会一样,每年按时在一个地方集中起来,这对每个人来说确是一次思想受到教育、言行受到熏陶和身体得到训练的机会。这种聚会,作为一个穆斯林如果他有能力一生中必须参加一次,这就是伊斯兰的五功之一 ——朝觐。


这是必须履行的基本功修。


这些基本功修包括一些戒律,都是社会上的有识之士一致认为大家应该避免的、丑恶的、理当远离的事情,比如:无故杀人、侵害他人的财产与利益、亏害他人、酗酒闹事、奸淫乱性、吃利息、说谎欺诈、背信弃义、作战时临阵脱逃,这些罪恶中最大的莫过于忤逆双亲、发假誓和作伪证等丑陋的犯罪事例,健全的理智是不谋而合地皆知其罪大恶极!


身作为一名穆斯林,如果他未能完全履行真主的命令,或者是违背了真主的部分禁令,只要他向真主忏悔,知过即改,寻求真主的宽恕,真主就会饶恕他,因为真主是多恕的、赦宥的。如果他执迷不悟、不忏悔,那他就是个犯罪者,复生日必定受到真主的惩罚。不过其刑罚是有限的,不会像那些否认主的人一样永居火狱。若是一个人否认了信仰中的某个基本原则、或信仰基础、或对其有所怀疑,或者对该行必止的事情加以否认,或否认《古兰经》中的任何一段经文,那就叫叛教,被视为是背离伊斯兰的范畴!在伊斯兰的法律中任何罪过莫过于叛教,如果他不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必自食其果,今后两世难逃其罪责。


一个穆斯林,虽然他未能完全履行真主的命令,违背了部分禁令,只要他依然承认应当做的和必须放弃的,他仍然算是一个穆斯林,但他仍然是有违抗主命之罪的。信仰问题就不同了,比如一百条款,而他承认了九十九条,仅否认其中的一条那他也算是叛教。


也许一个穆斯林不一定是真信士。这比如一个人加入了某个人组织,他参加组织的会议,也作了捐献,也履行一个组织成员应尽的义务,但就是不接受其基本原则,不心悦诚服其健全体制,甚至他加入的目的只是为了搞破坏、作奸细、当密探,这种人我们称之为伪信者。因为他虽然口称归信伊斯兰,念了作证词,甚至表面也做功修,他也不能算真正归信伊斯兰,他在真主那里是不能逃脱刑罚的,甚至会罪加一等,这种人尽管也被称为穆斯林也罢!因为人们只能看其表面,只有真主才能洞悉人们的内心和隐私。


如果一个人能归信伊斯兰的基本思想原则,对真主诚信无疑,远离以物配主的行为,且皈信天使、信经典、信末日,信好歹的前定,念出作证词,礼五时拜功,封伊历九月“赖麦丹”的斋戒,条件符合便交纳天课,若能力所及终生朝觐一次,远离真主的禁令,那么,他既是穆斯林又是穆民!但,正信的果实还未能真正显示出来,也还未能算感觉到了正信的乐趣,直到他脚踏实地的履行一个穆斯林、穆民所应遵循的道路而后已!这条康庄道路,先知(求主赐他幸福和平安)曾言简意赅的一句话描述得淋漓尽致:“你崇拜真主,就如同看见真主一样,如果你没有看见真主,须知,真主是观察着你们的。”此句箴言最能表达人们心声的;这句话它包含着今、后两世的福利和恩泽;此句箴言提醒一个穆斯林应时刻牢记:无论是在行走、坐卧、公开独处、无论身居何处,真主都观察着他的所作所为,都与他同在。每当他想起真主时时刻刻都观察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时,他就不敢违法乱纪;每当他想起真主时时刻刻都与他同在时,他就不会畏惧、胆怯;他不会绝望、忧虑、寂寞,他有真主在与他自己密谈;他只向真主祈求,只向他求救。一旦他犯了不可避免之错误,他就急忙向主忏悔,他知道只有真主才能赦宥其罪过。

所述的一切都蕴藏在穆圣(求主赐他幸福和平安)的这句关于确认真善美的金玉良言里:“你崇拜真主,就如同看见真主一样,如果你没有看见真主,须知,真主是观察着你们的。


这就是伊斯兰! 天启的宗教,其法律宽宏大量、浅显易懂、简而易行、普通百姓、知识分子都能懂;大人小孩都熟悉,它不会强人所难,责成人们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只要是没有违抗化育主和没有伤害到他人,伊斯兰将保障给予人们完全的自由。鉴于此,伊斯兰教确是安宁的、宽大的、和平的宗教。总而言之,这就是伊斯兰!

 

参考资料:

 

选自《伊 斯 兰 概 论》一书,(略有改动)

作者:谢赫 阿里 · 团塔威(愿主饶恕他!)